武昌围城战与陈理投降

张定边带着陈理逃走时,军诸多将士建议,迅速追打,直捣陈友谅老巢武昌。可朱元璋并不赞成,他认为若乘胜追击,“覆巢之下,有完卵乎”?更何况兵法有言:“穷寇莫追!”追急了,“彼必死斗,杀伤必多”。其实朱元璋只说了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心忧建康,恐张士诚乘虚入寇”。因此在鄱阳湖大战结束时,只派了一支小股部队继续追踪张定边,而他自己则率领将领们直接回了应天。想起这惊心动魄的40天鄱阳湖大决战,朱元璋唏嘘不已,百感交集,跟随身的军师曾这样说道:“我不当有安丰之行。使陈友谅乘我之出,京师空虚,顺流而下,捣我建康,我进无所成,退无所归。友谅不攻建康而围南昌,此计之下者,不亡何待!” 说实在的,这次大战朱元璋打是打赢了,但也打得精疲力竭,该是休整一番了。 大约经过半个月的休养生息,到了九月十六日,朱元璋再次集结队伍,统帅常遇春、康茂才、廖永忠和胡廷瑞等将领,带领一大批将士,开始第二次亲征“大汉国”。十月初,朱元璋水陆大军到达武昌城下,鉴于相隔了半月之余,大汉国肯定经过了一番调整,硬攻绝非是上策,朱元璋决定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命令常遇春等在武昌城4个主要城门外竖立木栅,建起围城工事,又在长江里将一艘艘船舰连起来,组成长寨,断绝武昌城的进出通道。与此同时,又派出部分将士去攻打“大汉国”的汉阳、德安等州郡。“大汉国”最近可惨了,死了“爹娘”陈友谅,各地臣民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这些“孩子”很听话,来了个新的“大救星”,大家纷纷来投奔。因此,武昌城周围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让朱元璋给占领了。 再说武昌城自十月初被围后,陈理与张定边一直坚持不降。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年关即将到来,作为一方领袖的朱元璋惦记着应天城里的那些事,他决定先回去一趟,于是下令由常遇春任武昌前线军事总指挥,然后语重心长地告诉常将军:“张定边与陈理现在就好比是笼子里的狐狸,关久了自然而然会驯服的。我不在时,他们要是出来进攻、挑衅,不要去理睬他们,你们只要坚守好营栅,我就不信他们会不投降!”说完他就回了应天。 朱元璋回应天呆了近两个月,处理了一些政事后,发现武昌还没有传来捷报,不免又开始有些着急了。二月初一,在做了一些简单准备后,他开始了第三次亲征“大汉国”。半个月后的二月十七日,到达武昌,忽然有人来报:洪山附近发现一股部队正在陆陆续续往这边过来。朱元璋赶紧问常遇春:怎么一回事?常遇春说:“据我军谍报人员侦察到的情报来讲,数天前的一个晚上,陈理与太尉张定边利用月黑风高的夜间,派人从观音阁那头城墙处吊着绳子逃出武昌城,前往岳州,向那里的守将丞相张必先求援,估计现在洪山一带的那部分部队就是张必先的。”听到这里,朱元璋立即命令常遇春带上5 000精兵前往洪山去迎战。 常遇春向来以快速闻名,洪山附近的部队还没有集结好,忽然遭受意想不到的打击,顿时队伍稀里哗啦全散了,主将张必先也糊里糊涂地当了俘虏,被逮到了朱元璋面前。朱元璋随即展开了对他的劝降工作,张必先是个爽快人,一下子就答应了,这事影响很大。张必先在陈友谅政权中很有地位,且骁勇善战,人称“泼张”,本来张定边与陈理指望他从外围进攻,打垮朱元璋军,从而解救武昌城。现在倒好,连“泼张”也给俘虏了,而且这个“泼张”还充当起朱元璋的义务说客,只见他站在武昌城下,扯开了嗓门喊着:“主公、太尉,我张必先今天落到这步田地,看来我们的事情是成不了。太尉老兄,你们还是应该为自己多考虑考虑,赶紧投降了也好!”张定边听到张必先的喊话,当场给气晕过去,事后仍坚持不降。 怎么办?朱元璋叫人观察四周的地形地貌。忽然有人来报,说:“这武昌城外东南方向有座高冠山,要是能登上高冠山,武昌城内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听到这里,朱元璋随口便喊:“谁能夺下此山?”只见傅友德一个箭步上前作揖:“主公,末将不才,愿意效力!”朱元璋说:“好啊,那就辛苦你啦!”只见傅友德蹬腿上马,带了100来个兄弟飞也似地往着高冠山方向去了。不到半个时辰,有人回来报告说:“高冠山已拿下!”朱元璋立即来到山巅,俯视武昌城,看到城里一片萧条。5个月了,怎么会不萧条呢?再不拿下武昌城,不知还会有多少草民要受罪啊!想到这里,他将陈友谅的降臣罗复仁叫来,让他到武昌城里去好好劝劝。罗复仁说:“主公仁爱百姓,我们都知道,只是陈友谅的遗孤陈理最好能保全。主公您答应了,我老罗就不会食言,也算对得起以前的主子,死也无憾啊!”朱元璋听后大笑说:“我倒以为什么呐,原来就这个要求,我答应您老罗。其实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军队没这个实力打下武昌,实在是不忍心伤害无辜的生灵,在武昌城下驻扎了这么久,就是想让陈理与张定边自愿归降。现在你可以放心去,我绝对恪守我们之间的诺言!” 只见罗复仁颤颤巍巍地来到了武昌城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呜呜地边哭边说着,武昌城头的卫兵见此报告了陈理。陈理一听是老爸的老臣,爷爷级别的“老罗”,赶紧让他进来。此时此刻,一老一少,“君臣”相见,抱头痛哭,哭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下。老罗说起了朱元璋,说起了他的劝降优惠政策及其诺言,陈理最终被说动了,答应投降。 而后便举行受降仪式,只见陈理衔璧袒肉,带了太尉张定边等走出武昌城,来到朱元璋军门前,跪在地上。朱元璋十分“仁慈”地上前扶起陈理,接受了投降。历时6个月的武昌围城战至此结束。

张定边带着陈理逃走时,朱元璋军诸多将士建议,迅速追打,直捣陈友谅老巢武昌。可朱元璋并不赞成,他认为若乘胜追击,覆巢之下,有完卵乎?更何况兵法有言:穷寇莫追!追急了,彼必死斗,杀伤必多。其实朱元璋只说了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心忧建康,恐张士诚乘虚入寇。因此在鄱阳湖大战结束时,只派了一支小股部队继续追踪张定边,而他自己则率领将领们直接回了应天。想起这惊心动魄的40天鄱阳湖大决战,朱元璋唏嘘不已,百感交集,跟随身的军师刘基曾这样说道:我不当有安丰之行。使陈友谅乘我之出,京师空虚,顺流而下,捣我建康,我进无所成,退无所归。友谅不攻建康而围南昌,此计之下者,不亡何待! 说实在的,这次大战朱元璋打是打赢了,但也打得精疲力竭,该是休整一番了。 大约经过半个月的休养生息,到了九月十六日,朱元璋再次集结队伍,统帅常遇春、康茂才、廖永忠和胡廷瑞等将领,带领一大批将士,开始第二次亲征大汉国。十月初,朱元璋水陆大军到达武昌城下,鉴于相隔了半月之余,大汉国肯定经过了一番调整,硬攻绝非是上策,朱元璋决定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命令常遇春等在武昌城4个主要城门外竖立木栅,建起围城工事,又在长江里将一艘艘船舰连起来,组成长寨,断绝武昌城的进出通道。与此同时,又派出部分将士去攻打大汉国的汉阳、德安等州郡。大汉国最近可惨了,死了爹娘老子陈友谅,各地臣民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这些孩子很听话,来了个新的大救星,大家纷纷来投奔。因此,武昌城周围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让朱元璋给占领了。 再说武昌城自十月初被围后,陈理与张定边一直坚持不降。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年关即将到来,作为一方领袖的朱元璋惦记着应天城里的那些事,他决定先回去一趟,于是下令由常遇春任武昌前线军事总指挥,然后语重心长地告诉常将军:张定边与陈理现在就好比是笼子里的狐狸,关久了自然而然会驯服的。我不在时,他们要是出来进攻、挑衅,不要去理睬他们,你们只要坚守好营栅,我就不信他们会不投降!说完他就回了应天。 朱元璋回应天呆了近两个月,处理了一些政事后,发现武昌还没有传来捷报,不免又开始有些着急了。二月初一,在做了一些简单准备后,他开始了第三次亲征大汉国。半个月后的二月十七日,到达武昌,忽然有人来报:洪山附近发现一股部队正在陆陆续续往这边过来。朱元璋赶紧问常遇春:怎么一回事?常遇春说:据我军谍报人员侦察到的情报来讲,数天前的一个晚上,陈理与太尉张定边利用月黑风高的夜间,派人从观音阁那头城墙处吊着绳子逃出武昌城,前往岳州,向那里的守将丞相张必先求援,估计现在洪山一带的那部分部队就是张必先的。听到这里,朱元璋立即命令常遇春带上5 000精兵前往洪山去迎战。 常遇春向来以快速闻名,洪山附近的部队还没有集结好,忽然遭受意想不到的打击,顿时队伍稀里哗啦全散了,主将张必先也糊里糊涂地当了俘虏,被逮到了朱元璋面前。朱元璋随即展开了对他的劝降工作,张必先是个爽快人,一下子就答应了,这事影响很大。张必先在陈友谅政权中很有地位,且骁勇善战,人称泼张,本来张定边与陈理指望他从外围进攻,打垮朱元璋军,从而解救武昌城。现在倒好,连泼张也给俘虏了,而且这个泼张还充当起朱元璋的义务说客,只见他站在武昌城下,扯开了嗓门喊着:主公、太尉,我张必先今天落到这步田地,看来我们的事情是成不了。太尉老兄,你们还是应该为自己多考虑考虑,赶紧投降了也好!张定边听到张必先的喊话,当场给气晕过去,事后仍坚持不降。 怎么办?朱元璋叫人观察四周的地形地貌。忽然有人来报,说:这武昌城外东南方向有座高冠山,要是能登上高冠山,武昌城内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听到这里,朱元璋随口便喊:谁能夺下此山?只见傅友德一个箭步上前作揖:主公,末将不才,愿意效力!朱元璋说:好啊,那就辛苦你啦!只见傅友德蹬腿上马,带了100来个兄弟飞也似地往着高冠山方向去了。不到半个时辰,有人回来报告说:高冠山已拿下!朱元璋立即来到山巅,俯视武昌城,看到城里一片萧条。5个月了,怎么会不萧条呢?再不拿下武昌城,不知还会有多少草民要受罪啊!想到这里,他将陈友谅的降臣罗复仁叫来,让他到武昌城里去好好劝劝。罗复仁说:主公仁爱百姓,我们都知道,只是陈友谅的遗孤陈理最好能保全。主公您答应了,我老罗就不会食言,也算对得起以前的主子,死也无憾啊!朱元璋听后大笑说:我倒以为什么呐,原来就这个要求,我答应您老罗。其实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军队没这个实力打下武昌,实在是不忍心伤害无辜的生灵,在武昌城下驻扎了这么久,就是想让陈理与张定边自愿归降。现在你可以放心去,我绝对恪守我们之间的诺言! 只见罗复仁颤颤巍巍地来到了武昌城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呜呜地边哭边说着,武昌城头的卫兵见此报告了陈理。陈理一听是老爸的老臣,爷爷级别的老罗,赶紧让他进来。此时此刻,一老一少,君臣相见,抱头痛哭,哭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下。老罗说起了朱元璋,说起了他的劝降优惠政策及其诺言,陈理最终被说动了,答应投降。 而后便举行受降仪式,只见陈理衔璧袒肉,带了太尉张定边等走出武昌城,来到朱元璋军门前,跪在地上。朱元璋十分仁慈地上前扶起陈理,接受了投降。历时6个月的武昌围城战至此结束。

本文由9号彩票官网发布于9号彩票官网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昌围城战与陈理投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