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灭掉古时候后,为何明太祖朱元璋说曹魏

问题:都说蒙古铁骑统治冷酷严苛,但明朝推翻元朝以后,为何明太祖说“元以宽失天下”?

问题:明朝灭掉元朝后,蒙古人为什么又很快变回游牧民族,而不是继续务农?

回答:

回答:

元末大起义,是一场蒙汉民族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汉族获得了伟大的胜利,推翻了元王朝,建立了以朱元璋为首的汉族政权。这一胜利,不但一雪两宋“积贫积弱”,屡受辽、夏、金、蒙欺辱之耻,而且恢复了燕云十六州,把蒙古人驱逐出塞外。按理说,汉人应该扬眉吐气了!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许多汉人并没有被解放的感觉,反而以元代遗民自居,怀念蒙古人的统治,有些前元的汉族官员誓死不肯出仕为明王朝服务。这些现像甚至使史学大家钱穆也感到十分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呢?事实给出了答案:明朝的赋税甚至比元朝还重,思想上的专制统治更是远超元朝!

图片 1蒙古入主中原之后,向中原各地派驻了不少蒙古军队。在元朝时期,这些军队在驻地基本上不从事生产,完全靠财政供养,属于特权阶级,但战斗力退化也很快,并没有蒙古早期那么强。到中后期,元朝稍微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也基本上是依靠汉军的,只是将领多数仍然是蒙古贵族子弟充任,汉人官吏基本上是承担辅助功能,比如参谋军事、筹集粮草等等这种任务。

这就出来了一个问题:既然元朝待百姓不坏,为什么红巾军起义,一呼百应,有那么多的人响应呢?朱元璋回答了这个问题:元以宽失天下!

到明朝兴起,徐达率军北伐中原的时候,蒙古军队在北伐主要是三个集团,但军队主体同样已经是汉人为主了,只是将领是蒙古贵族。而元顺帝脱欢铁木儿北逃时所带的基本上都是蒙古贵族及其家属,军队数量并不算太庞大,因为当时北京能够用于作战的军队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了,尤其是蒙古人,这时候在北京附近并没有比较大的集团。

长期来,人们总以为元朝的统治十分残酷,什么对汉人实施“初夜权”啦,只许几户人家并一把菜刀啦,更令人气愤的是“四等人制度”,把我们江南汉人列为最下等,任凭蒙古贵族欺压。其实,这些都是胡扯!查遍元末大起义时的文告,没有斥责这些东西的内容!可见这些事,实际上不存在,只不过是后人为了激发民族情绪而编造的而已。曾在“金三角”指挥国民党残军的重要将领李则芬退役后专心研究元代历史,多年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元朝不是黑暗社会,相反,倒是一个介于宋、明之间,让人民休养生息的小康社会。现在,我们就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从政治、经济、军事、思想四个方面来看看元朝的统治。

跟随元顺帝及其他将领分别退出中原的几个大的军事集团,因为其中汉人比较多,而这些人在逃到蒙古草原之后,并不适应当地的生活方式,所以后来逐步南下向明朝投降了,比如关中地区的一个军事集团,还有河西走廊的军事集团,都是如此。所以北元重返草原之后,能够依靠的主要军事力量,一开始也是汉人为主,汉人逐步逃回中原地区或者南下投降明军之后,北元才又依托原本留在草原的蒙古部落,重建了军事力量。

政治上,元朝主要控制省一级,以下各级政权基本上是地方自治,换句话说,地方政权实际上掌握在各地乡绅的手里。汉人、南人富甲一方,在政府里任要职的大有人在。还有,元代“蒙古人”的涵义与与现代并不一 样,并不专指“蒙古族”,实际是指“贵族”,例如汉人史天泽、张弘范、郑制宜,实际上都被归为“蒙古人”一类;而贫苦的蒙古人民生活比江南汉人还不如,大批大批地被卖作汉人、南人的奴婢,当然,在名义上,这些人也属于“蒙古人”的;那么,民族歧视有没有呢?当然也是有的,例如参加科举考试,对汉人的要求要比蒙古人严一些,类似今天的高考加分,仅此而已,没有明目张胆的歧视。还有法律规定蒙人打汉人不汉人不得还手,许向有司控告。但实际上, 这种事也不多,你想:这种事若有很多,大起义的文告里怎会不斥责?怎么还会有很多人怀念元朝?更不用说那些卖作汉人奴婢的蒙古人了,哪里敢打主人呢?此外,元朝允许蒙汉通婚,没有强求汉人剃发易服,改变服饰,一切随他们的便,这就是政治上的“宽”;

图片 2而且,因为明初的多次北伐,不断扫荡北元的残余势力,穷追不舍,很快就控制了长城线以北原本适合农耕的地区,让蒙古人被迫继续向北撤退,完全变成纯粹的游牧民族,也就是恢复到入主中原之前的状态。因此,北元并不控制长城线以北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能够进行农业种植的地区,只能退回草原,继续游牧生活。

经济上,明朝就有人指出“前元取民最轻”!元曲里歌颂盛世,人民安居乐业的作品屡见不鲜。叶子奇就称赞说:“元朝自世祖混一之后,天下治平者六、七十年,轻刑薄赋,兵革罕用,生者有养,死者有葬,行旅万里,宿泊如家,诚所谓盛也矣。”(对元朝的统治,他认为是“深仁累泽,浃于元元”)这还不是小康社会吗?但是这样做的弊端也很明显:平时不好好收税,国库里没有很多积余,一旦有大事发生,如战争或天灾,政府就手忙脚乱,向人民大加摊派,人民平时舒适惯了,一下子如此,哪里受得了?加上有些官员贪污多取,就弄得民不聊生,一人攘臂高呼,万人响应造反,天下就大乱了!这就是经济上的“宽 ”;

原本被元朝派驻内地各地的蒙古族军队,在明朝兴起时,也基本上分别投降了明军,之后逐步与当地汉人融合,变成了农耕生活方式。尤其是在南方,因为长期远离元朝中央政权,也远离草原,所以在元顺帝北逃的时候完全没有机会、也没有条件一起逃回蒙古草原,只能留在当地。这其中,除了蒙古人,还有一些被元朝从其它地方征调而来的其他民族的军队,也就是蒙古人说的色目人,比如畏吾尔人等,也基本上都在内地就地逐步融合了。

军事上更不用说了,元政府对军队的掌控往往要通过各地的军阀,例如扩廓帖木儿、张良弼、李思齐等,这些人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在元朝强盛时还好说,一旦中央权威下降,他们就自尊自大,不听招呼,形成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元代的版图的确很大,但中央政府真正控制的地方,远不如中华人民共和国!

当然,也有一些地方仍然保持着聚居状态,而且保持了一些本民族的生活习惯和文化风俗,比如湖南就有一些畏吾尔人,还有云南的蒙古族,也是在元朝时期的梁王下属的蒙古军队。而这些民族即使保留了原来的民族文化习俗,在生产方式上也基本上就地变成农耕为主了。但总体来说,这样的情况不太多,大多数蒙古人都逐步与当地汉人相互融合,失去了自己原来的民族特征,变成汉人了。

至于思想上,元代与后来的明代相比,可以说是宽得不能再宽了。宋朝遗民不肯出仕,元朝听之任之,不加责罚;这在朱元璋眼里是大逆不道,决不容忍的,好几个元朝遗民因不肯为明朝服务,只好自杀;关汉卿写《窦娥冤》里呼喊:天也,你不分清白枉为天;地也,你不辨贤愚枉为地!放在明朝,还不被指为借古喻今,攻击朝廷?朱元璋看到“秃”、“光”、“殊”等字样就要杀人!

图片 3这和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匈奴、鲜卑、羯族、氐族、羌族情况一样,也和辽国时期驻扎在汉地的契丹人一样,和金朝时期的女真人的情况也一样。原本跟随王朝进入中原地区的人是本民族中文化上发展程度比较高的那部分人,但也正因此,他们在王朝衰落和灭亡之后,基本上都没有返回原来的故地,而是留在当地,和汉人相互融合,变成了汉人的一部分。可以说,这是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政权普遍的现象。

总之,元代过于宽纵,就形成了下面各行其是, 中央政令无法贯彻的局面,直到大起义爆发,形势万分危急,各派军阀仍自相混战,不肯和衷协力,最终造成了元朝的覆灭!所以朱元璋以此为鉴,用严刑峻法进行统治,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稍微总结一下,回到题主的问题本身:

回答:

第一,蒙古人在元朝的时候,留在草原的本来就不会种地,进入中原地区的蒙古人是特权阶级,不用种地。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第二,元顺帝返回草原时并没有带走太多已经进入中原地区的蒙古人,能够依靠的本来就是留在草原上的游牧部落。

首先,我们要区分打天下和治天下的方式,元朝打天下是依靠武力,但治天下则相反,明太祖所说的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对百姓的宽厚仁爱,而是指

第三,明朝初期把适合农耕的地区基本上都占领了,包括河西走廊,留给蒙古人的基本上只剩下草原了,也就只能游牧。

1元朝的宽是片面的,局部的。,它是特指对蒙古人的宽,元朝是由少数民族蒙古族建立的政权,他实行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他把人分为四个等级, 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虽说忽必烈实行汉化政策,允许汉人 入朝为官,但他用色目人来进行牵制,这导致了社会 矛盾的激化。

第四,一部分蒙古人学会种地,是在元朝已经灭亡之后的事情,而且是被迫的,等到他们学会种地的时候,也没有必要返回草原了。如果不是想继续游牧,跑回到草原去干什么呢?

2宽松的税收政策。“凡故宋繁冗科差,圣节上供、经总制钱等百余件,悉除免之。”明人宋国桢出,元时赋税甚轻,服役极省——谈迁《国榷》卷一

第五,蒙古人裹挟到草原地区的汉人绝大多数后来又都返回了中原地区,留下的很少,即便是有,他们也只能跟着蒙古人一起游牧,而不可能继续种地。

图片 9

第六,这种情况是普遍状况,在农业时代,要种地就只能在400毫米降雨量线以南,进入这条线以北地区,无论汉人还是蒙古人,都只能游牧。

《中国断代史系列:元史》

回答:

3宽松的继承制度。“皇位的继承是关系政局的重大问题。如前所述。12世纪的草原上的蒙古人中,长子继承权已得到习惯上的承认,但同时幼子在继承父业中又有其特权,因此,严格的说。他当时仍无制度可循”——《中国断代史系列:元史》,这种皇位继承制度的不稳定,导致朝政的极不稳定,对于元朝的灭亡也有极大的影响。

元朝退出中原之后,蒙古人为什么又很快变回游牧民族,而不是继续务农?这个问题挺好的,其实在元朝时期是有相当数量的蒙古人迁居中原的。而元朝灭亡之后,有记载表明当时在中原的差不多40万蒙古人里,愿意回到草原的有大约6万人,而最后留存中原的则有30多万人,而从中原回去的那些蒙古人怎么没有继续在中原的农耕生活,又重回游牧生活方式了呢?

图片 10

哪有地可种?

其实这个原因也是很简单的,因为从中原回去的蒙古人根本没地可种。说到这里可能一些朋友传说,怎么可能没地可种?草原那么多地,不能开垦荒田吗?但石头君要告诉大家,真不能!因为农耕的生活方式,真的不是你想去这样做就能这样做的,它有一个必备的条件,只有你生活的地区达到了这个条件,才有开展农耕的可能。

图片 11

图中橙色区域和淡粉色区域就是400毫米年降水量分界线,也是中国古代无法逾越的游牧和农耕文明分界线

这个条件就是年降水量400毫米,只要一个地区的年降水量超过400毫米,这个地区就有开展农耕的条件,而如果一个地区的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这个地区就没有进行农耕,成为农耕文明的可能。

在全世界范围内,基本上400毫米的降水量的分界线,都是农耕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而在中国,这条线基本上就是长城-大兴安岭这条线。这条线以南是农耕文明,这条线以北就是游牧文明。

图片 12

400毫米年降水量分界线在中国基本就是长城-大兴安岭线

所以在蒙古人退回漠北之后,虽然有一些曾经在中原农耕地区生活过的蒙古人会种地,甚至可能也想种地,但却完全没有种地的条件。他们所处的草原地区降水量过少,不具备将草原转变成耕地的最基本条件,如果强行种植农作物,结果也只能是干死,几乎没法获得收成。

4宽松的法律。元朝是一个游牧民族,由于民族本的特性,没有强烈的法律意识。虽说忽必烈加强了法律建设,但在元朝没有制定像唐、金完备的法典。造成无法可守的局面,这就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这也是元朝以宽失天下的又一重要原因。

400毫米降水线影响了中国古代文明进程

所以在中国历史的演变中,这条线才成了中原农耕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分界线,而且在中国古代,没有任何一个民族能够将自己的文明跨越这条线带到对方的区域。也就是说,在中国古代,只要一个民族进入长城,它唯一的选择就是转变为农耕民族,在中国古代的社会环境中,这个转变就是汉化。

图片 13

在古代,一旦哪个民族进入了中原农耕区,唯一的终点就是汉化,没有任何别的可能

而同样,即使中原王朝能够征服北方游牧民族生活的区域,也没法将农耕文明移植到草原地区,将游牧民族转化成农耕民族,进而和内地实现一体。而这种因为自然环境造成的天然差别,才是中国古代中原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几千年冲突融合的根本原因。

所以了解了这一点,也就很好了解网上许多人经常问的“为什么蒙古族没有汉化”这个问题了。因为在留存内地的蒙古族确实是汉化了,大多数已经融入了汉族,极少部分分布于河南、四川和云南等地还保留了蒙古族身份的蒙古族,也都从事农业几百年,完全和周围民族融为一体,根本不会蒙古语,自己不说别人也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蒙古族了。

图片 14

但退回草原之后,再继续汉化就完全不可能了,这是古代生产力水平制约决定的

而那些退回草原的蒙古族,因为完全脱离了农耕区,所以也只能重拾游牧生活方式,当然也就不可能汉化,因为汉化是社会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没有了中原农耕文化的环境,当时的人是不可能长期保持和生活环境不符的文化的。

图片 15

但这里石头君还是要说明一点,这里说的农耕与草原的巨大差异是近代社会出现之前的情况。而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其实无论是农耕地区还是游牧地区都已经或多或少地进入了工业社会,无论是农还是牧都在不同程度地实现工业化,所以虽然差别还是存在,但已经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了,所以在现代长城内外形成统一文化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回答:

中国历史有个误区:中国历来是农耕民族。其实在元代,人们不种地,而是大量放牧。因为无法种地的人太多,元朝人大规模屠杀汉人。在元朝,中国人自古种地为生的日子差点断代。

之所以是差点,而不是断代,因为不到百年。这期间有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是朱元璋,一个是鲁明善。

朱元璋时代,人们是不种地的。一方面国家不支持。更重要的,中国农业技术极高,比如大型水利、种质优化等内容,需要人才补充,一但断代很难补充。朱元璋要恢复农业就出现了人才断代的问题。

鲁明善和朱元璋不是一个时代人,鲁明善是维吾尔族人,他写了一本书叫做<农桑衣食撮要>,是元代三大农书之一。<农桑衣食撮要>说白了就四个字:以农治国。朱元璋在世的时候,鲁明善已死。但是朱元璋看到<农桑衣食撮要>,十分高兴,大量推广。朱元璋九字真言中的广积粮,就是靠这本书实现的。和朱元璋同时代的人实现不了的重要原因,就是别人不重视农业。

明白了这些,再回看蒙古人。蒙古人在元代本来就没种过地,干嘛回到草原种地?明白了朱元璋费劲的恢复种地,就明白了蒙古人不种地的原因——蒙古人在中国就没种过地。

回答:

蒙古人就是游牧民族,蒙古人建立元朝以后,依然还是游牧民族,根本就没有因为占领了中原而成为农耕民族。

蒙古人建立元朝以后,曾经干了一个很荒唐的事,就是把中原的良田沃土,改造成草原放牧。因此,蒙古人的游牧本能,并没有因为建立了元朝而改变,反而是改变了中原,变本加厉了。

此外,蒙古人在建立元朝以后,迅速成为了统治阶层,大量的蒙古人是不用干农活的。当时由于蒙古人数量太少,基本被分散到各地,成为各地的权贵了。

元朝规定,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第一职务都必须是蒙古人担任,无论有才无才,前提一定要蒙古人。所以,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普通的县令士绅,都必须是蒙古人担任。甚至在乡村,一些里甲长都是蒙古人担任的。而当时的蒙古人数量又不是很多,蒙古人被委以重任的数量可能都不够,有时候还不得不由色目人充任。由此可见,蒙古人要有务农的机会,是基本不存在的。

此外,元朝还拥有庞大的军队,而这些军队的主要主力也同样是蒙古人,这些蒙古军队自然也不可能务农。而留守蒙古草原的蒙古人,其接触到的其实还是游牧,也谈不上务农的情况。

所以,明朝推翻元朝的时候,蒙古人根本就没有务农,被赶回漠北以后,也没有务农的本领,因此也只有选择继续游牧了。

此外,蒙古人所处的北方,本来就只适合游牧,而不适合务农,这种情况到现在也没有变化。被赶回北方的蒙古人,不游牧,还能做什么呢?

不过,明朝建立以后,并不是所有的蒙古人都是不务农的。比如没有回到北方,而依然还在南方的蒙古人,也就慢慢适应农耕了。
图片 16

回答:

图片 17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元末蒙古人北迁是迁的哪些人。元顺帝迫于形势放弃中原,北迁蒙古故地,实际带走的只是蒙元皇族、贵族还有一部分官僚,剩下的基本都是有作战能力的军队,很多普通蒙古族百姓并没有被带回漠北。而恰恰这些长期和汉族百姓杂居的蒙古族百姓才具备从事农耕的可能性,皇族、贵族、官僚从事农耕,几乎是不可能的。至于军队,北元得以自保的最后救命稻草,怎么可能解甲归田?剩下的蒙古故地之人,除了游牧,似乎也不会干别的了吧?

图片 18

其次,蒙古人入主中原近百年,但是实际上汉化程度并不高。皇族、贵族如此,普通蒙古族百姓亦然。他们虽然占据了广大的农耕区,但从事农耕作业的蒙古族百姓其实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从事农耕作业的大多还是汉族百姓。换句话说,就算元顺帝带走了所有的蒙古族百姓,这其中的大多数人也不懂得农耕作业。

图片 19

再者,还有自然因素。农耕生产是靠天吃饭,需要充足的雨水,农作物才能正常生长。这就是为什么400毫米等降水线成为游牧、农耕地域分界的原因之一。蒙古高原属于高纬度地区,位于400毫米等降水线以北,降水稀少,其气候根本不适合从事农耕作业。即便勉强为之,也根本无法养活自身。因此,回归蒙古故地的蒙古人继续从事游牧活动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毕竟得先养活自己再说啊!

图片 20

回答:

我可以真正回答你的问题,而不是人云亦云。因为,变回游牧民族是因为,蒙古人并没有真正在管理这个国家。在蒙元时期,管理这个国家的其实中亚的色目商人集团。蒙古人把收税权外包给了他们,然后他们每年给蒙古贵族固定的金额。最后收多收少,是中亚的商人集团说的算的。当时的汉人,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亡国了,不但被蒙古人统治,还被色目商人集团统治。因为这段历史实在是过于的屈辱,所以一般历史学家会回避解释这段历史。不过还是有一些依旧下来的踪迹的,比如“绿帽子”这个词,这个词起源于明代初期,说的就是这些色目人。当时朱元璋非常的恨这些色目人,所以就规定,他们民族的女人只可以当妓女,被千万男人……(你懂的),还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穆斯林,所以带绿色的礼帽,所以就留传下来绿帽子这个词了。

回答:

落后而野蛮的蒙古部落却用武力创造了一个奇迹,征服了大半个地球近6亿人口,而这个过程中蒙古每到一个地方因为人口基数的不足,都依靠当地人治理当地,包括军队也是战斗力强的蒙古军队控制着大量仆从军。但是自身落后的文明往往很快被先进文明侵蚀同化。西征的蒙古人在中亚二十多年时间就完全突厥化了,信仰了伊斯兰教。而进入欧洲的蒙古人则严重斯拉夫化,信仰了东正教。蒙古帝国最终分裂成了四大汗国和元帝国的原因也就是信仰,语言和风俗,意识形态的全面分裂。忽必烈也是被四大汗国的可汗指责汉化了,不承认忽必烈蒙古大汗的地位。窝阔台汗国干脆自称正统蒙古大汗。

另外不得不说,南宋已经很强了,整个欧亚大陆都扛不住,被蒙古铁蹄践踏的时候,南宋和蒙古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而且还互有胜负,从蒙古人手里夺回不少淮河流域,汉江流域,四川地区等北宋时期丢失的故土。南宋拖死了三个蒙古大汗,蒙古大汗蒙哥更是在钓鱼城下被南宋军队击伤后不治身亡的。

有句话总结两宋是:北宋无名将,南宋无良相。如果北宋的宰相范仲淹王安石司马光这些出生在南宋,代替秦桧贾似道这些奸相。南宋还真能扛到蒙古灭亡。

图片 21
图片 22回答:

蒙古铁骑是十三世纪兴起的一支军队,战斗力极强,横扫亚洲大陆上的国家,甚至都远征到了欧洲,蒙古人建立的蒙古帝国也是个横跨亚欧大陆的超级大国。后来忽必烈即位,改国号为元,蒙古帝国分裂成了四个汗国和元帝国。最后元朝灭亡南宋,实现了国家的统一。蒙古人既然入主了中原,得到那么多肥沃的土地,自然要派兵驻守,但同时蒙古草原上依旧留有蒙古人。与清朝这样的外族政权一样,外族人太少了,想要统治人数数倍于他们的汉人,自己的军队完全不够,只能招募大量的汉军,以至于军队中除了高级将领由蒙古人担任外其余都是汉人。而蒙古人也与满洲八旗子弟一样,入主中原后不用务农,完全依靠国家供养。久而久之这些蒙古人原来的部队战斗力就不如蒙古帝国初期,也导致元朝崩溃的那么快。图片 23

元朝灭亡时逃回去的蒙古人为什么不务农,而很快变回游牧民族?

在朱元璋北伐的时候,蒙古人所能依靠的军队也基本上都是汉人,蒙古人北逃到草原这些汉人肯定是不愿意跟去的。所以元顺帝逃跑时带的都是蒙古贵族,并没有多少军队,哪怕是后来到蒙古草原的汉军也陆续南下投降了明朝,剩余的蒙古贵族就没有务过农,怎么会种地?

朱元璋进行了多次的北伐,不断打退北元势力,明军也控制了北方适合耕种的土地,北元已经完全被打退到草原上了,草原本来就不适合耕种,逃回去的蒙古人想务农也没办法,只能干起游牧的老本行。图片 24

还有一些已经融入汉族的蒙古人没有选择北逃,而是继续务农,到最后完全融入汉族成为了汉人,不得不感慨我们汉人的同化能力太强了。只要中华文化没有彻底灭亡,就能一直传承下去。虽然蒙古入主中原和满清入关都对中华文化进行了一定的破坏,到最后的结果都是被汉人同化,蒙古族还好,元朝皇帝普遍汉化程度不高,但满清到后期已经完全被汉人同化,满清皇帝也是写得一手好汉字,对于中华传统文化都有一定了解。所以虽然中国的朝代不断更替,但是中华文化一直没有被彻底毁灭,传到了今天,这也让中国成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文明没有断代的国家。图片 25

最后总结一下,蒙古人之所以变回了游牧民族首先是因为逃回去的蒙古人在中原养尊处优不会务农,其次就是北元的势力范围内只有草原而没有适合耕种的地方了,想务农也没有办法,最后就是蒙古草原上本来就留有蒙古人继续游牧,逃回去的蒙古人要依靠他们就只能继续游牧。所以他们不是不想游牧,而是无能为力。

回答:

原因有很多种,我就从民族文化的角度来解释一下。因为蒙古文化的核心一直都是游牧文化,至少在藏传佛教文化和苏联社会主义文化进入蒙古社会以前一直如此,这就奠定了蒙古人一般不事农业生产的基调(现代有所不同)。元代的蒙古人是国家的统治民族(阶级),一般不事农业生产,而元代蒙古也没有大规模汉化的趋势,无论是统治阶级或是基层蒙古百姓都保持着很高的蒙古化,这种情况甚至影响了元代的许多汉人,尤其是渴望进入当时体制内部的汉人,他们学习蒙古语,起蒙古名字,追求蒙古化,所以这种趋势也让改变(指的是影响蒙古人从事农业生产)没有了动机和动力,所以蒙古退出对中国的统治后为什么放弃农业生产走向游牧?因为农业生产一直在蒙古社会中不是主流,而蒙古也从未真的放弃过游牧。

回答:

1,蒙古民族作为统治阶级,在中国的那些年压根不需要有任何人从事农业生产,所以蒙古族根本没学会农耕技能;

2,蒙古高原的气候条件不具备农耕的基础条件;

3,蒙古族内部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留恋羡慕农耕文明的,尤其是元顺帝,爱酋识里搭腊,不但满口都是汉化,还经常写诗作画,最大的梦想是回到中原,到苏杭当一个耕读的读书人。

图片 26

回答:

《元以“宽”亡》

元朝对于我们现代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朝代。存在时间短,从它灭亡的那刻开始,更替的王朝乃至到民国,新中国都统一的给它贴了一个标签,残暴治国,苛捐杂税,种族歧视,暴力镇压。

而实际的元朝治国是如何,我们现在不可能知道了,但可以从一些事情,事件中还原历史真相,看看元朝都“宽”在哪里?为什么“宽”而亡。

1/ 第一种是赏赐泛滥的“宽”(动不动就砸钱)从成吉思汗时代开始就有很多汉人的工匠投奔蒙古并在其手下干活,制造大型攻城器械,兵器。而蒙古政府也给予丰厚的报酬与大方赏赐,比在宋国的报酬更高。蒙古的这种金钱攻势也是很好用的,后期有很多的金国,宋国的技术型人才都投奔蒙古。这种大方赏赐的方式,在蒙古建国改大元朝后,越加泛滥。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政府无钱赏赐了就向地方施加压力,增加收入。这种压力导致了地方想尽办法去盘剥百姓给中央增收(富商也被盘剥,不过跟百姓比起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盘剥得来的钱贪官自己收一部分,另一部分交中央。

2/第二种“宽”是政治管理上的“宽”,元政府的统治方针是由地方自治,地方向中央负责。但中央不干涉地方行政,只有民变才派兵镇压,缺钱才下文增收。大家发现没有,这种管理方式的好与坏都在于当地的执政官员的品德能力。好的官员,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坏的官员,徇私舞弊,苛捐杂税,盘剥百姓,黑暗公堂 百姓民不聊生。朱元璋的家乡就是被盘剥到民不聊生而造反的。

3/第三种“宽”就是什么都是金钱开路,绥靖政策,只要你不造反,就招你的安。给你大把金银钞票,给你官当,地盘就是你占领的地方,不另做分配。君不见朱元璋的那个高筑墙 ,缓称王计策吗?谁冒头称王造反,政府就专门打谁,朱元璋弱小的时候就受过元政府的招安。他也老老实实的不造反了,拿着国家赏赐的钱,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后来跟张士诚,陈友谅打仗,都在打着政府的旗号呢,美其名曰:镇压反革命。不然你们不感觉奇怪吗?三个造反大咖在南京,江苏,江西一带混战,朝廷居然不派兵趁机逐个歼灭。重要的原因就是朱元璋在替政府收拾张士诚,陈友谅这两个造反王。

元以“宽”亡。赏赐过宽,行政管理过宽,打击造反过宽。朱元璋建国后针对前朝的失败,在这三方面是下足功夫的,详见大明朝开国洪武四大案,胡惟庸案,郭恒案,空印案,蓝玉案。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回答:

明太祖说“元以宽失天下”,这里的宽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种宽厚意义上的宽,而是说法律不够严密,对违反社会秩序的事情的整治不够严苛,对元蒙贵族的过于放纵!从而导致整个社会都处于秩序比较混乱的状态。

元朝在兴起的时候,还是纯粹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是不断流动、迁徙的,并不需要在特定地理空间之内建立一套完整的法律和政治体系,不需要非常复杂、精密的法律体系和社会管控体系。

但农耕社会是定居社会,是需要比较稳定的社会秩序的。哪怕是比较不合情理的法律,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维护社会秩序正常运转的作用。

也就是说,农耕社会比游牧社会更渴望有稳定的社会秩序,也更需要完整、规范的法律来维护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

可是蒙古不是这样的民族。整个蒙古帝国就是一个对外扩张的战争机器,他们所征服的地区、人民都服务于他们更大范围内的征服战争。一旦对外扩张战争停止,就要爆发内战,为了瓜分地盘而进行各种各样的内战。

传统上的说法,马上得天下,而不能马上治天下。但蒙古跟这个逻辑刚好相反,蒙古始终在马上,根本没有下过马,蒙古统治者既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学习农耕地区的社会治理经验和政治制度、法律体系,他们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征服和掠夺,还有屠杀。

所以,蒙古即便是已经消灭了金朝,统治了整个江淮以北地区,也并没有建立自己治理农耕地区的政治制度,反而是用自己落后的游牧社会的方式继续统治汉族农耕地区。

,在农耕时代,人口就是生产力,人口越多,经济越繁荣,国家越富强,这是自然之理。所以,一般的少数民族在征服和抢掠汉族地区的时候,都会乘机掳掠一部分汉族人口,强迫迁回自己国内。蒙古则不同,蒙古征江南的第一功臣伯颜,后来曾任元朝丞相,居然提出一个建议,杀光张王刘李四大姓的汉人。

为什么要杀四大姓的汉人呢?伯颜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汉人这么多,我们蒙古人又不会管理,将来肯定是要出乱子的。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大肆杀戮,减少汉族人口,就可以降低治理难度了。

这就是蒙古人的思维异乎寻常之处。遇到困难不是通过自身的学习、提高去解决问题,而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以避免麻烦。

元朝时期蒙古人对整个国家的统治极其混乱。因为蒙古人对汉人始终不够信任,所以经常任用从中亚、西亚来的人担任中央重要职务。在地方上,则是沿用了自己落后的政治模式,在各地广设万户府来进行统治,实际上是半军事化的管理。

所以说,元朝不是社会管理上政策比较宽松,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完整的社会治理体系,始终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从而导致各种犯罪都无法用法律进行制裁,所以才会给人以宽的印象。其实元朝对汉族地区的统治不但不宽,而且非常残暴。

图片 33回答:

明太祖说“元以宽失天下”,其实是个误会。这里的宽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种宽厚意义上的宽,而是说法律不够严密,对违反社会秩序的事情的整治不够严苛,从而导致整个社会都处于秩序比较混乱的状态。

元朝在兴起的时候,还是纯粹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是不断流动、迁徙的,并不需要在特定地理空间之内建立一套完整的法律和政治体系,不需要非常复杂、精密的法律体系和社会管控体系。

但农耕社会是定居社会,是需要比较稳定的社会秩序的。哪怕是比较不合情理的法律,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维护社会秩序正常运转的作用。所以,传统上汉人王朝对外扩张的动力并不强,而是更倾向于在和平、安定、有序的环境里繁衍生息。

也就是说,农耕社会比游牧社会更渴望有稳定的社会秩序,也更需要完整、规范的法律来维护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

这和之前的契丹、西夏、女真很不同。相比之下,契丹、西夏和女真都是有一定的统治农耕地区的统治经验的,而且都是早早就称帝,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制度和官僚体系,形成了有自己特色的社会治理模式。

大体来说,契丹建立的辽国和女真建立的金国,在统治汉地的时候,都因地制宜地采用了汉人的传统习惯和法律,而没有完全沿用自己游牧时代的法律和社会治理体系。

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到进入汉族地区时,蒙古还没有形成严密的继承制度,几乎每一次大汗去世,都会因为争夺汗位而爆发内战,而且都会造成蒙古内部一定程度的分裂。

第二个,辽国、金国在征服汉族地区之后,都会在一定时间之后尽快恢复社会秩序,恢复农业生产,以此来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但蒙古不同,蒙古在几乎每一个新征服的地区,都要把一部分好好的农田破坏,变成自己的马场。蒙古这种做法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第三个,在农耕时代,人口就是生产力,人口越多,经济越繁荣,国家越富强,这是自然之理。所以,一般的少数民族在征服和抢掠汉族地区的时候,都会乘机掳掠一部分汉族人口,强迫迁回自己国内。蒙古则不同,蒙古征江南的第一功臣伯颜,后来曾任元朝丞相,居然提出一个建议,杀光张王刘李四大姓的汉人。

为什么要杀四大姓的汉人呢?伯颜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汉人这么多,我们蒙古人又不会管理,将来肯定是要出乱子的。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大肆杀戮,减少汉族人口,就可以降低治理难度了。

这就是蒙古人的思维异乎寻常之处。遇到困难不是通过自身的学习、提高去解决问题,而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以避免麻烦。

回答:

第一:你混淆了“治天下”和“打天下”,蒙古铁骑冷酷严苛说的是军事上的领土扩张,也就是打天下。而朱元璋说元朝”以宽失天下“说的是治理天下,”今元政驰级,豪杰纷起,皆不修法度以明军政“。

第二:宋濂《芝园续集》:“初,元既灭宋,元有天下已久,江南宋之遗俗,变且尽矣。”方孝孺《逊志斋集·后正统论》中谈到元统一江南后,江南地区“胡服”“胡语”的情况,“在宋之时,见胡服,闻胡语者犹以为怪,主其帝而虏之,或羞称其事。至于元,百年之间,四海之内,起居、饮食、声音、器用,皆化而同之。”《俞先生墓表》中,说的更具体: “元既有江南,以豪侈粗戾变礼文之俗,未数十年,熏渍狃狎,骨化风成,而宋之遗习消灭尽矣。为士者辫发短衣,效其(蒙古)语言、容饰以附于上。冀速获仕进,否则讪笑以为鄙怯,非确然自信者鲜不为之变。”江南人与蒙人通婚。《南村辍耕录》卷二八,谈到松江府上海县人俞俊,家中富有,娶蒙古人也先普化之次兄丑驴女为妻。朱元璋基于以上南方移风易俗的变节行径,而大力恢复汉俗汉风的决心,那句话完整的是“元以宽失天下,朕收平天下非猛不可”。

回答:

因为元确实宽呀。

历代要说对民间管理最宽泛的朝代,实际是元朝。所谓的汉人十户才能有一刀之类的,目前看来,大多是后来人编的,用来激发民族情绪的。

但是和元管理粗放对应的,是民间的混乱。元作为中央政府,几乎完全放弃了对城市外社会基层的管理责任。一个合格的政府,不但是对民间索取,也有巨大的责任。

正如人们总结的一个现象,最糟糕的管理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强。

回答: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元朝的宽容,是对上层设立的,纵容了蒙古人的骄奢淫欲,法律道德荡然无存,贵族只顾享受,王室争权夺利杀戮屡屡发生。而对待下层人形同牲畜,冷暖温饱豪无人性,激起民愤加速政权的土崩瓦解。这样一个散沙般的巨大帝国,只知攻伐,不重集权,不制定强有力的法律,不改善民生,是维系不长的。

回答:

元朝和明朝比。对官员的管理谁严谁宽。

回答:

对于一个嗜好杀人的人对于一个比贞观年间刑狱处决还少的前政府当然要怪在杀的人不够多的原因,所以上台后制定了比前朝更严厉的法律,更是亲自制造了许多冤狱提高杀人数量。

本文由9号彩票官网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次日灭掉古时候后,为何明太祖朱元璋说曹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