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的民主会议,世界上下陆仟年

希波战争结束后,希腊进入了最发达、最繁荣的时期,历史学家把这个时期称为希腊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在希腊的城邦中,又以雅典最为发达繁荣。

  公元前508年,雅典的政治制度又进行改革了。这是第一次实行“陶片放逐”制度,雅典的公民都怀着紧张而激动的心情来参加公民非常大会了,因为今天是投票的日子。什么是“陶片放逐”呢?

公元前508年,克利斯提尼以新的500人会议取代了梭伦的400人会议。其代表资格面向所有公民,由抽签产生。在公民大会闭会期间,处理国家日常政务。500人分为10组一年内轮流值班,称为主席团,每组当值那天,可以主持公民大会,接见外国使团。

  克利斯提尼是雅典一位富有魄力的政治家,他夺取政权后,制定了一项法令:凡是破坏国家民主制度,企图个人独裁的人,经过召开非常公民大会口头表决,交“陶惩审判庭”审判,并由它作出是否把他逐出雅典的判决。在这次非常大会上,多数公民认为有必要举行陶片投票,并且高声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于是又召集第一公民大会。在这次公民大会上,就知道谁将被逐出雅典了,被逐出雅典的人是非常不名誉的,也是非常不光彩的。

这不,雅典的公民大会又要召开了。只见一个祭司赶着一群猪,绕着会场转了一圈,然后在祭台上杀掉猪,把猪血洒在地上,让会场变得清静。这是正式开会前举行的一种宗教仪式。

  随着开会时间的临近,会场外挤满了焦急的人们。会场围着篱笆,设有十道门。

公民大会是雅典的最高权力机关,凡是年满20岁的雅典男性公民都有权参加,但妇女、奴隶和外邦人则无权参加。每10天公民大会都要举行一次会议,每一个公民都可以上台发表自己的意见,讨论关于内政、外交、战争、和平等重大问题。

  “大家注意,今天是公民大会,外邦人不许入内。”在门口执勤的监察员大声地喊着。

这些问题的提案在开会前五天予以公布,让参加者事先做好准备。遇到有紧急情况,可以临时召集。每次大会都在大清早开幕,所以叫做“朝会”。会场设在位于雅典卫城西边的普尼克斯山冈上,没有座位,大家都席地坐在面向讲台的斜坡上,所以坐在后面的人也能看到讲台上的情况。讲台是用一块巨石凿成的,前面有一个小祭坛,后面有几块木板,那是主席团成员的座位。紧挨着讲台的还有一把专供主持会议的人坐的椅子。

  每个有投票资格的雅典公民,在自己选区的入口处领取一块陶片,陶片一人一张,不得冒领和多领。然后,他们在陶片上写上他经过慎重考虑认为应该放逐的人的姓名,在进主要会场大门时,他把陶片交给工作人员,陶片有姓名的一面朝下,因此,投票是为选举人保密的。投票结束后,公民大会的工作人员在公民公开监督下,作统计工作。如果某个人的票数超过了6000票,他就要被判放逐10年,期满后才能回到雅典,恢复他的公民权。

宗教仪式结束后,会议主持人登台宣读提案,再由支持或反对提案的人轮番上台发表演讲。台下的听众则用欢呼和嘘声来表示赞成和反对,但绝不能打断发言者的演讲,否则将会被驱逐出会场,甚至罚款。发言的人也应该有礼貌,不得侮辱或谩骂到会的人。如果谁违反了,就取消他的发言权,或剥夺他的公民权。如果几个人同时要求发言,则将按年龄大小排序。

  随着公布结果的时间的临近,会场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大家都静静地等候着结果,整个会场只听见工作人员的走动声。终于,主持投票的一个主要工作人员宣布了投票结果。这次获票最多的是一个贵族的子弟。他的名字一宣布时,整个会场一片欢呼雀跃,人们争相谴责他的不利国家的行为:“他总是反对建立海军!对国家大事从不关心,总是关心自己的个人利益。”一个公民愤愤地说。

发言辩论之后,就开始表决。表决的方式是举手或投小石子或豆粒等,多数人同意提案就算通过。

  “哼,他居然想实行个人独裁,总是欺压百姓,为非做歹!”一个农民模样的公民气哼哼地说。

雅典的军队也实行了民主。以前按血缘部落征兵,后来也改为按地区部落征兵,每个地区部落提供一队重装步兵、若干骑兵和水兵,并且选举一名将军为统领。十名将军组成将军委员会,任期一年,负责军事指挥方面的事情。十名将军中有一人为首席将军,那就是统帅。他们可以连选连任,但没有报酬,只有富裕的公民才担当得起。

  “让他滚出雅典!”会场上的公民发出一片喊声。这个贵族子弟在雅典公民的注视下,被立即押出会场,送出雅典城。“陶片放逐法”是雅典民主政治中有力的一项制度。这一制度的实施,对维护社会安定,保障公民权利,巩固克利斯提尼的政治起了很大的作用。

雅典的司法机关也实行了民主,采取陪审法庭,由6000名陪审法官组成。这6000人每年用抽签的办法在十个地区部落从30岁以上的公民中选出。这些法官分在十所法庭中,平均每所500人,每所另有100名候补陪审法官。遇到特别重要的案件,可由两三个法庭一起审理。因为陪审法官人数众多,加上具体由哪一个法庭来审理,是用抽签办法决定的,事先谁都不知道,所以能够有效预防受贿行为。

  雅典的奴隶主民主制度到伯里克利时期时,得到了更大的发展,使得雅典的民主政治变成希腊奴隶制民主高度发展的典型。

抽签在神庙中进行。神庙中放着两个箱子,一个箱子里放着候选人的名字,另一个箱子里放着黑豆和白豆。抽签时,主持人先抽出一个候选人的名单,在另一个箱子里拿一个豆子。如果拿到的是白豆,那么这个候选人就当选了,反之就是落选。在选举大会两个月后,原来的公职人员开始向新当选的公职人员移交权力。

  伯里克利削减了贵族会议和执政官的权力。为了保证一般公民都能担任国家公职,伯里克利制定了公职津贴制,规定除大将军外,所有担任公职的人员每日都可得到政府的津贴。雅典的公民因此都不拒绝担任公职了,而且把担任公职当做一种荣誉,谁要是一生中什么公职也没有担任过,谁就将被认作是懒汉和没有出息的人,那可是一生的耻辱。那么公民是怎样担任上国家公职的呢?通过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公民大会的选举。

雅典的高度民主虽然值得称道,但也有它的局限性。

  按照雅典城邦的规定,公民大会由年满20岁男性公民参加,每9天在雅典城两边的广场上召开。会上,每个公民都可以登上讲台对国家的政策和所有公职人员提出批评和建议。国家的一切重大决定必须经过公民大会讨论表决后方能生效。在选举公职大会上,每个年满20岁的男性公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首先,从现代的标准来看,雅典的民主并不十分公正。成年男子可以参政,但是妇女、奴隶和外国人包括长期居住在雅典的外国人都被排除在外;不过和当时的其他文明相比,他们在许多方面的境遇还算好些。

  公民大会的常设机构是500人会议。议员是由10个选区从20岁以上的公民中抽签选出的50名议员组成,任期为一年。在一年中各选区的50名议员团轮流担任一次主席团。每天早晨,主席团还要抽签选举一名议员为执行主席,任期只能为一天,不得连任。主席团和公民大会的活动就由这位相当于国家元首的执行主席来负责。雅典由于采用抽签制度,使得每个公民都有了担任议员的机会。而且议员任期只有一年,不得延期,可以想象想利用掌握的权力来搞政治特权是不可能的。

其次,雅典的民主政治也算不上精简、高效。议会大约每十天召开一次会议,表明集体意愿,并批准一些法令,但它规模太庞大了,很难迅速得出结论。

  那抽签是怎样进行的呢?在一所寺庙里,放两只箱子,一只放着写有侯选人名字的名单,另一只放着白豆和黑豆。抽签时,由最先选出的执政官从一只箱子里取出一张名单,从另一只箱子里取出一粒豆。如果是白豆,这个人就当选了;如果是黑豆,那只好等下一年再碰碰运气了。

再次,雅典的民主在执行时曾产生过一些弊端.甚至令人啼笑皆非,下面就是生动的例子:

  “真倒霉,又是黑豆!”许多人未入选时,常常是这样埋怨道。

克利斯提尼曾提出了“陶片放逐法”,每年都由500人会议投票决定是否对某一公民实行放逐。如果某个人的票数超过了6000票,他就要被判放逐10年,期满后才能回到雅典,恢复他的公民权。

  雅典的重要职务,如将军和骑兵、步兵统帅掌握着军队,关系到国家命运;司库员掌握国库钥匙,是要害部门,这些职务由公民举手表决,谁获得了多数票,谁就当选,当众宣布。

开始的时候多是一些寡头贵族,后来只要谁的名声高,就极有可能被选中,甚至一些民主政治的领袖也难免被放逐。阿里斯泰德就是一例,他素以“公正者”而着名,但在公元前438年经公民大会投票中遭到放逐。

  当时雅典的最高司法机关是陪审法庭。这个陪审法庭由从全体公民中抽签选出的600名陪审法官组成。这些陪审法官又用抽签法分成10个陪审团,每个陪审团500人,另有100人以备急需。陪审法官每年改选一次,雅典的公民一般每3年就可以轮作一次陪审法官。陪审法庭的权力很大,国家大小案件的审理,所有公职人员的资格审查都由它负责,它还参加立法工作。需审理的案件都是在开庭前才抽签决定由哪个陪审团审判,判决结果是所有团员秘密投票决定的。审判的时间大都不超过一天。陪审法庭极有权威,罪犯不可能行贿法官,权势人物也无法干扰法庭,罪犯只能低头认罪。据说首席大将军伯里克利的好朋友被陪审团审讯时,他曾亲自出庭竭力为其申辨,甚至痛哭流涕,但他的好朋友仍被判了刑。而他本人也曾因挪用公款被罚款,并曾被革除了将军的职务。陪审团的作用,使得雅典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使它在公民中的威信极高。

据说在投票时,一个日不识丁的农民递过一块充作选票的陶片,请身边的阿里斯泰德代为刻上他的名字。阿里斯泰德很奇怪地问道:“你既然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投票放逐他?”农民回答道:“一听到他被叫做‘公正者’,我就感到生气,所以投票放逐他!”

  雅典的民主在当时有很大的进步性,但雅典的民主统治仍是为奴隶主阶级服务的,因为一般的公民无法担任掌握国家实权的大将军,统治阶级的上层通过不设将军职务津贴,牢牢地垄断了将军这个重要官职。尽管如此,雅典经过伯里克利的改革,公民成了国家的主人,他们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监督官吏,制裁无视法纪的官吏,保持政府的廉洁和政局的安定。所以,雅典的民主制度是不愧于希腊地区奴隶制民主制度的典范的。

可以看出,雅典的民主是个伟大的创举,但绝对不是纯粹的民主。它仍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本文由9号彩票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雅典的民主会议,世界上下陆仟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