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良文丑其实就是两只历史加菲猫,颜良文丑是

 ; ; ; 我平时不怎么爱看动画,但是《加菲猫》和它的前辈《猫和老鼠》,我却看得趣味盎然,以至于我女儿都笑话我不像个大人,我板起面孔训斥她,你懂什么?

我平时不怎么爱看动画,但是《加菲猫》和它的前辈《猫和老鼠》,我却看得趣味盎然,以至于我女儿都笑话我不像个大人,我板起面孔训斥她,你懂什么? 简单归纳了一下加菲猫的特点,不外乎四个方面。一是人造的卡通形象,“航空母舰般的身型、称王称霸的作风”,自然界没有这样的猫;二是在搞笑方面尽职尽责,却成不了偶像;三是名气很大,却常遭人恶搞;四是说人类不敢说的话,做人类不敢做或做不到的事,却终究还是只玩偶猫。 写下这四个特点,赵炎立刻想到了两个人,三国名将颜良与文丑,他们和加菲猫何其相似乃尔。 颜良与文丑,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三国历史人物,赵炎至今依然存疑。 首先正史中对二人的记载,寥寥数笔,而且语焉不详,诸如籍贯、相貌、官职、父母、配偶、兄弟姐妹及子女等等,一概是个未知数,这就让人想不通了。 我们知道,袁绍用人非常注重出身,在他身边混的一帮文武,个个来历清楚,颜良文丑并非普通的大头兵,而是袁绍极为倚重的军事将领,独他们是黑户,于理不合。袁绍在河北经营几十年,割据一方,称王称霸,手底下难道连个刀笔吏都没有?建立起码的人事档案,是行政管理的基本要素之一,这个道理,刘备明白,曹操明白,袁绍难道不明白? 还有一种说法是,颜良文丑的人事档案毁于官渡战火,这也漏洞百出。如果是大火烧了“火神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那其他人的档案怎么保存了下来?莫非胡须烧得,眉毛头发就烧不得?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被火烧了,以颜良文丑在当时的威名,其他阵营的参谋情报人员对他们展开综合评估,应在情理之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家常识。所谓“知彼”,自然包括他们的详细个人资料。否则,荀彧所说的“颜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擒也”的话,就是毫无依据的浑话。 也就是说,如果颜良文丑是历史真实人物,曹操阵营必然已全面掌握了他们的资料,以曹操注重衍文修史的严谨作风,不可能不为他们这些战败身亡的名将记上一笔的。 其次,颜良文丑身上,人造的痕迹实在太多。比如名字,一美一丑,有人为杜撰的可能;比如死亡,均死于关羽的秒杀,有将他们当作关羽“嫁衣”的可能(《三国志》认为文丑死于乱军之中,交代很模糊);比如相关记载,二人简直就像一对难兄难弟,提到颜良,必说文丑,和《杨家将》里的孟良焦赞如出一辙,显然存在演艺的可能。等等。 这些难道都是历史的巧合?历史是存在巧合,但如此具有戏剧性的巧合,恐怕不会出现。 结合《三国志》和《三国演义》对颜良文丑的叙述,赵炎发现,其中恶搞的地方也实在不少,简直就不把他们当人看,或许他们真的就不是人,而是文人史家虚构出来的玩偶。 恶搞一,《三国志》记载,袁绍手下的参谋沮授说:良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但是,颜良到底是如何“促狭”的,却无任何交代,这不是陈寿在借沮授之口毁人是什么? 《三国演义》倒是从侧面为颜良正了名:颜良被关羽秒杀,文丑知道后,立刻请缨为其报仇,说明颜良为人还不错;能够长期在性情古怪的袁绍手下混,而且混的还不错,说明颜良的性格并不“促狭”,工作成绩也不错。 恶搞二,颜良文丑的名气很大,但罗贯中就是迟迟不让他们出场表现,显然老罗心中对二人的名气不认可。颜良文丑的名气到底有多大?关二爷温酒斩华雄之前,袁绍就开始宣传了,天下诸侯莫不知晓。紧接着就是与公孙瓒的较量,颜良文丑联手完败公孙瓒,文丑还和常胜将军赵云狭路相逢,打成了平手,威震一时。在曹操与程昱的对话中,曹操也承认许褚不是颜良的对手,尽管罗贯中没有安排二人真正交手。 当然,陈寿也是一样的不认可,在官渡之战前夕,陈寿借酸儒孔融之口警告曹操:颜良、文丑,勇冠三军。这种用意就纯属恶搞了,因为曹操早就知道颜良文丑很厉害了,陈寿此举无疑是在说,颜良文丑的名气,只能吓唬吓唬读书人。 恶搞三,明明颜良文丑都很厉害,为了成全关二爷“仁者无敌”之形象,也包括刘备的形象,陈寿、罗贯中不遗余力地将他们恶搞致死。 颜良到底多厉害?正常交锋20合败徐晃,比较许褚曾50合战徐晃不分胜负,颜良武力明显在许褚等曹营诸将之上,而“众将栗然”足以说明曹营诸将对颜良武力之怯。也就是说,如果正常交手,颜良与关羽谁更强一些,还很难说。 罗贯中后来大概是感觉不好意思了,在《三国演义》的最后,关羽归神时,借普净禅师的顿悟为颜良之死平了反:“向日白马隘口,颜良并不待与公相斗,忽然刺之”。还特地加上一句诗:“只因玄德临行语,致使英雄束手亡”,明言是因为刘备临行语,才导致颜良束手亡。 文丑则是一经验老到的战术家,武艺不如赵云,能战成平手,力战徐晃、张辽,一箭定乾坤,可见其战斗经验之丰富,临敌之谨慎,战术之成熟,是一个临场发挥极佳的战术家。 但是,陈寿在《三国志》里,却将文丑描绘成一个很容易上当的家伙,“曹操以辎重就道饵敌,文丑兵乱,遂被操击破而死。”与文丑的战术水平不合。 而老罗则将文丑写成了一个胆小鬼,看见关羽冲来,文丑居然胆怯了,开始逃跑,被关羽手起刀落丢了命。这种写法显然前后矛盾,人家文丑来干嘛的?是来找关羽报仇的,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怎么会临阵心虚逃跑?这样的恶搞简直没把人家当人看,同时,也对赵云、张辽等猛将兄没法交代。 颜良文丑每战必冲锋在前,身先士卒,舍身忘死,虽出于对自身武力的自负,但这种敢于担当的精神,却是大多数人不敢做或做不到的,这也是他们得到袁绍欣赏的原因之一。另外,颜良敢于直言他人之非,不怕得罪如沮授等权贵,文丑则豪气过人,性情率真,直呼“何人能败我?”这些也是大多数人不敢说或者不想说的话。 遗憾的是,他们终究不能成为刘关张这样的人间偶像。在史家文人的笔下,他们如同卡通玩具,被任意搓揉设计,失去了基本的自然物理形态,甚至连起码的人的尊严也享受不到。因此,笔者认为,他们原本就是两只历史加菲猫。

 ; ; ; 简单归纳了一下加菲猫的特点,不外乎四个方面。一是人造的卡通形象,“航空母舰般的身型、称王称霸的作风”,自然界没有这样的猫;二是在搞笑方面尽职尽责,却成不了偶像;三是名气很大,却常遭人恶搞;四是说人类不敢说的话,做人类不敢做或做不到的事,却终究还是只玩偶猫。

 ; ; ; 写下这四个特点,赵炎立刻想到了两个人,三国名将颜良与文丑,他们和加菲猫何其相似乃尔。

 ; ; ; 颜良与文丑,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三国历史人物,赵炎至今依然存疑。

 ; ; ; 首先正史中对二人的记载,寥寥数笔,而且语焉不详,诸如籍贯、相貌、官职、父母、配偶、兄弟姐妹及子女等等,一概是个未知数,这就让人想不通了。

 ; ; ; 我们知道,袁绍用人非常注重出身,在他身边混的一帮文武,个个来历清楚,颜良文丑并非普通的大头兵,而是袁绍极为倚重的军事将领,独他们是黑户,于理不合。袁绍在河北经营几十年,割据一方,称王称霸,手底下难道连个刀笔吏都没有?建立起码的人事档案,是行政管理的基本要素之一,这个道理,刘备明白,曹操明白,袁绍难道不明白?

 ; ; ; 还有一种说法是,颜良文丑的人事档案毁于官渡战火,这也漏洞百出。如果是大火烧了“火神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那其他人的档案怎么保存了下来?莫非胡须烧得,眉毛头发就烧不得?

 ; ; ;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被火烧了,以颜良文丑在当时的威名,其他阵营的参谋情报人员对他们展开综合评估,应在情理之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家常识。所谓“知彼”,自然包括他们的详细个人资料。否则,荀彧所说的“颜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擒也”的话,就是毫无依据的浑话。

 ; ; ; 也就是说,如果颜良文丑是历史真实人物,曹操阵营必然已全面掌握了他们的资料,以曹操注重衍文修史的严谨作风,不可能不为他们这些战败身亡的名将记上一笔的。

 ; ; ; 其次,颜良文丑身上,人造的痕迹实在太多。比如名字,一美一丑,有人为杜撰的可能;比如死亡,均死于关羽的秒杀,有将他们当作关羽“嫁衣”的可能(《三国志》认为文丑死于乱军之中,交代很模糊);比如相关记载,二人简直就像一对难兄难弟,提到颜良,必说文丑,和《说岳全传》里的孟良焦赞如出一辙,显然存在演艺的可能。等等。

 ; ; ; 这些难道都是历史的巧合?历史是存在巧合,但如此具有戏剧性的巧合,恐怕不会出现。

 ; ; ; 结合《三国志》和《三国演义》对颜良文丑的叙述,赵炎发现,其中恶搞的地方也实在不少,简直就不把他们当人看,或许他们真的就不是人,而是文人史家虚构出来的玩偶。

 ; ; ; 恶搞一,《三国志》记载,袁绍手下的参谋沮授说:良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但是,颜良到底是如何“促狭”的,却无任何交代,这不是陈寿在借沮授之口毁人是什么?

 ; ; ; 《三国演义》倒是从侧面为颜良正了名:颜良被关羽秒杀,文丑知道后,立刻请缨为其报仇,说明颜良为人还不错;能够长期在性情古怪的袁绍手下混,而且混的还不错,说明颜良的性格并不“促狭”,工作成绩也不错。

 ; ; ; 恶搞二,颜良文丑的名气很大,但罗贯中就是迟迟不让他们出场表现,显然老罗心中对二人的名气不认可。颜良文丑的名气到底有多大?关二爷温酒斩华雄之前,袁绍就开始宣传了,天下诸侯莫不知晓。紧接着就是与公孙瓒的较量,颜良文丑联手完败公孙瓒,文丑还和常胜将军赵云狭路相逢,打成了平手,威震一时。在曹操与程昱的对话中,曹操也承认许褚不是颜良的对手,尽管罗贯中没有安排二人真正交手。

 ; ; ; 当然,陈寿也是一样的不认可,在官渡之战前夕,陈寿借酸儒孔融之口警告曹操:颜良、文丑,勇冠三军。这种用意就纯属恶搞了,因为曹操早就知道颜良文丑很厉害了,陈寿此举无疑是在说,颜良文丑的名气,只能吓唬吓唬读书人。

本文由9号彩票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颜良文丑其实就是两只历史加菲猫,颜良文丑是

相关阅读